当前位置:
公费医疗改革中的补偿与公平
发布时间:2019-08-31 13:58"   来源:未知

近段时间,公费医疗改革再度成为引人注目的医改话题。先是北京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官员透露,继去年北京启动45万区县公务员公费医疗改革后,今年和明年分别要将22万市级公务员和33万中央单位公务员的公费医疗纳入职工医保,最终完成北京100万公费医疗人员的全部“转轨”。接着《人民日报》刊发报道,内地31个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中,目前已有24个取消公费医疗,全部参加了医疗保险,山东、广东、江西、内蒙古等7省区正在逐步取消公费医疗。

关于“八成省份公务员取消公费医疗”的报道,让不少人心生疑惑。在人们的印象中,公费医疗是公务员群体长期享有的“医疗特权”,是一种典型的“超国民待遇”,要推进公费医疗改革,取消公务员的“医疗特权”,必然存在巨大的阻力。现在,八成省份都已经完成公费医疗改革了,为何却没有闹出多大的动静,以至于很多人对此几乎未有察觉呢?

原来,包括北京市和中央单位公务员医改在内,各地公费医疗改革推行的是一条渐进路径,而非激进路径,故此没有遇到多大的阻力。其核心举措是,在取消公费医疗、将公务员纳入城镇职工医疗保险的同时,由财政资金对公务员进行医疗补贴,或者为公务员提供“补充保险”,基本保证公务员享受的医保水平不降低。而此举在坊间引起了不小的质疑。

笔者认为,从改革的逻辑上说,应当承认,公费医疗改革中对公务员进行补偿并无不妥。改革不是把财富从一部分人手中无偿转移给另一部分人,而是在承认原体制下形成的社会各成员既定利益的前提下,通过权利和财产关系的重新安排,最大调动多数人的积极性,增加社会总财富,实现“帕累托改进”。如经济学家所言,如果具体的改革措施会带来社会总财富的增加,但同时会导致社会中的一部分人利益受损,受益方应当从增加的利益中拿出一部分补偿受损者,否则就算不上好的改革。

具体到公费医疗改革,改革之前,公务员无需像企事业单位职工那样自己交纳医保费,而且医疗费用报销的范围很广,比例很高(有的是全额报销),其结果是造成医疗资源的极大浪费(包括导致普遍的过度医疗);改革之后,公务员既要自己交纳医保费,同时医疗费用报销的范围和比例都受到相应限制,将使医疗资源浪费大幅减少。两相比较,公务员的利益受到了一些“损害”,国家拿出一部分财政资金对公务员进行补偿(这笔钱肯定要比传统公费医疗体制下浪费的钱少得多),公务员和其他社会成员的既得利益都得到了承认,符合调动积极性、增加总财富的“帕累托改进”原则,有利于减轻改革的震荡,减少改革的阻力。

所以,公费医疗改革中对公务员进行补助、补贴,表面上看是对公务员被取消的“医疗特权”进行的补贴,似乎又制造了新的特权,但从改革的逻辑上说,这样做符合兼顾公平和效率的原则。也正是基于此,1998年国务院下发的《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》明确规定,国家公务员在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基础上,享受医疗补助政策。

当然,公务员在医改中享受补助政策,应当是转型时期的一种过渡性安排,从长远看,补助政策将会逐步淡化、退出,最终打破公务员与企事业单位职工的医保“双轨制”,实现全民医保福利均等化。

作者系《北京青年报》评论员

 网站地图帮助信息隐私与安全
2012-2018 版权所有